徐州方言大集合,搜集来费了好大劲哪

徐州话与徐州的地缘关系密不可分。徐州处在不南不北、不东不西的位置。徐州人是南方人眼中的北方人,又是北方人眼中的南方人。
徐州人自己也说:“南蛮北侉,徐州炼渣”,这“炼渣”是什么意思,老一辈的徐州人也说楚。
以下是徐州常用方言:
模搂(摸)
不搂=摆乎=倒鼓(玩)
搁吱(用手或其它东西碰人的痒处)
撩才(找事)
眯搂眯搂(比画比画),
突搂地(拖着地走)
撒么撒么(看看,找找)
当央(中间)
将将(刚才)
才坏(毛病)
得儿不得儿(爽不爽)
验好=克模定形(第四声)(正好)
夜摸黑儿(傍晚)
胳了拜子,腿肚子,手指盖子,胳绷子(脖子)
屋当门,堂屋,过底,锅屋,*毛子(建筑&结构类)
光光蜓(蜻蜓),爹搂龟儿(知了),歇虎子(壁虎),马路橛子(交警)(名称类)
我的咣当来(我的个天)
跟跟(附近)->我在百货大楼跟跟等你。
刺目糊(眼屎)
癞歹哄(邋遢)
起叶子(恶作剧)
人脸疯(橡皮脸)
什么黄子(什么东西)
突鲁地-用鞋磨着地走(不知道还有啥能表达一下的)
赏问(中午)
袜窝,袜克腾----小坑屋当们----屋子中间
(土的掉渣拉~! ^_^ )
得有意(故意)
昂囊人(恶心人)
将就将就(凑活\差不多)
脚(jue)家走(回家)
拽的一个老羊劲(很拽)
群量的(很清楚)
不肉(3声)(你——不理你)
肉头(意为“很掘,不开窍”)
裂(3声)(熊——算了)
管吗(行不行)
摆活摆活(修理修理)
搭把手(帮忙)
按窝(立刻)
奖礤(ca第三声)子(石阶}
用筷子阁楼阁楼--用筷子拌匀
车骨碌---车轮胎
脏温——什么时候
璀(音)——水壶
洋心——很得意的样子
蹈(音)菜——夹菜
开匪(音)——开水
阅(2声)——讴吐
毛格——(硬币)
抛死(浪费)
剔溜圆(很圆)
血苦、血酸(很苦,很酸)
吐沫星子(唾液)
热古毒的(闷热)
稀不热(很热)
温不臭(很臭)
左不拉子(左撇子)
黑不楞通(黑漆漆的)
挺不湿、挺潮(很湿)
列列(让让)
马上马(一会,片刻)
滴娄打挂(拖拖拉拉,拿的东西或穿的衣服多且长等意思)
石砸子(碎石子)
不嚷(不错)
你真菜(你真笨)
透胖(很胖)
情等着(等待)
瞎迷娄(乱比划)
西里斜歪(不正经)
腮帮子(脸颊)
揣(第二声)(又胖又笨)
爹(第三声)娄(撒娇)
搜比扣子(小气)
土录地(土地)
起椰子(人来疯)
通红通红的(很红)
管不(行吗)
晌混(中午)
杯答(无能)
赖呆哄(不讲究卫生(的人)!)
jue丫把子(脚)
温臭温臭(很臭、非常臭)
屎掘子(大便! 造句:俺妈说俺是赖呆哄,半年洗一次jue丫把子。俺对象说俺身上温臭温臭地,就像屎掘子!)
喊比拉快(二声)(很傻)
把棍(木棍)
毛歌(硬币)
挎包(口袋)
蒋擦子(台阶)
蒜舅子(臼子)
真管(真行)
几歪(嘟囔)
格木眼(闭眼)(快格木眼睡觉)
迷楞一会(暂时休息一下)
呼你一而把子(打人脸)
真胎:你这孩子真胎!
颌蒙瘟(腮腺炎)
曲路拐弯(曲折)
老毛(mao,3声)(猴子:鬼)
屋山头(瓦房的两边):一次我在朋友家,和那位朋友还有他的父亲喝酒,他父亲说:”有次我和同事到北京出差,吃饭时要了一瓶60多度的二锅头,一瓶下去俺两人腚撅的给屋山头样。
弄红木、种嘛的(干什么的)
劈刺狼烟(乌烟瘴气)
气蒙古子(蟾蜍)
蹬歪、古拧:别乱古拧(别乱动)
段(追),你先走,一会我段你去!
良(3声,牵)(来,我良着你,别走丢了!)
抹(摸):快点抹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